每一天成为我们一生一世最最温馨的回忆

发表时间:2017-08-24 16:44,点击数:

玉兔迎春来之相约村头
  
  同学乔初四回老家,本来约好见一面的,但我一整天在县城,晚上11点才回村,自然爽了约。幸亏现在电话方便,及时做
 
了调整,正好他们在老家住一晚,于是就改在初五见面。
  
  考虑到不论去谁家都免不了一场酒,我就别出心裁把见面的地点约在村头。乔跟我们家邻村,不过几里路的距离,我出村
 
奔正东,他出村奔正西,正好都是各自的村头。为避免一个人遇见乡邻尴尬,我叫儿子陪我一起去的,至半路遇见乔,人家老
 
先生骑一自行车,一看就是平时不爱运动那一拨的,不像我每天散步都走四五公里,这点路简直不在话下。
  
  寒暄过后,我们站在路边聊天,多年的老同学,平时在网上也偶尔聊聊,自然不愁没有共同话题,只是村道上多土,偶尔
 
经过的车辆卷起的尘土纷纷扬扬,迷离了我们的眼。家乡的土多沾点在身也没关系,毕竟是那一方水土养育了我们,没看见远
 
走他乡的人都要珍藏一抔故土在身边嘛。乔到底是在家乡工作,过往的人中有很多都相识,他不停地跟路人打着招呼,很熟络
 
的样子,把我和儿子晾在一旁,让我很有几分身在异乡为异客的落寞。很巧地,遇见一个在邯郸工作的同学,家是另一个邻村
 
的。上学时虽然我们不同班,也互相不认识,但在其他同学那儿不止一次听说过彼此,他热情邀我去邯郸,说早听乔他们念叨
 
我春节回家,到邯郸他要做东请我吃饭。亲不亲、家乡人,还是守家在地好,能充分感受到处是熟人、遍地是朋友的愉悦,真
 
遇了事还能互相有个照应。
  
  沿路往我们村的方向走,反正乔骑着车子,就算他送我们回家吧。和乔天南地北地神聊,从他的话语和神态里依稀可见学
 
生时的影子,我说过人的本质是一定的,就算受社会环境的影响会有变化,也是万变不离其宗。记忆中乔是看上去咋咋呼呼、
 
其实跟女生说话都会脸红的大男孩,他自己都说过,当时有女同学请看电影他愣是吓得没敢去。如今虽然年逾不惑,但社会上
 
的那一套没学进去多少,骨子里还保持着原本的善良和单纯。乔是个热心肠,这些年我们同学间关系日渐密切,他这个“联络
 
官”功不可没,所以玲、君我们几个对他尊重有加,尽管有时候会被“骂”又笨又傻,但还是嘿嘿乐着不与他“计较”。
  
  与乔走在村边小路上,说起我们另一个同学,以往每年春节回去都要聚聚的,今年因为孩子面临高考没能回家,要见面至
 
少要等明年了。记得有一年我们仨在乔家相聚,回来时那个同学送我,也是这么推了自行车在这条路上慢慢走的。往事仿佛就
 
在眼前,却一晃过去了几年时间,如今都开上汽车了,恐怕这辈子再想有那样的场景、那样的感觉也难了。
  
  像我们这样孤男寡女一起走,二十多年前是断断不敢的,如果被村里人看见会认定为搞对象,那是很丢人的事。周末从县
 
城的学校回家,男生偶尔骑车带着女生,也要在离村很远的地方把女生扔下。我记得工作后有一次回去到同学家玩,一个男生
 
送我时还只肯把我送到村外,我独自在夜幕下走很远的路,当时竟没有丝毫的怨。
  
  有过如此经历的我们应该是幸运的、无悔的,就像《山楂树之恋》里的那情那景,带着时代特有的印痕,干净得让人心颤
 
。这些印刻在心中的懵懂和美好虽然都已随风化作了往事,但她将装点我们的。
  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没有了